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西游·降魔篇》是“被经典”的二流华语片

发布日期:2021-10-13 20:46   来源:未知   阅读:

  仓促急躁之下,仍被奉为经典,这在电影史上并不多见。除非是那种让人迷惑和无比信服的人,他可以用曾经的辉煌牢牢网罗住旗下的粉丝,令他们在欲罢不能和狂欢之余,将并非完全审美意义上的观影,变成一种私家膜拜和宗教信徒般的信从。而对经典的狂热需求症状和华语电影常年没有新经典诞生的匮乏现状来说,正是这种奇观的客观孕育环境。

  周星驰携《西游·降魔篇》杀回华语电影市场,在无数人趁春节期间大规模朝拜之际,极可能成为即将的华语电影票房榜上的最成功者。但所谓登顶华语票房榜冠军,有了漂亮的商业成功,《西游》就是一部没有问题、不可批评的完美作品了吗?只需稍有清醒判断力,就不会将《西游》置于崇高的地位。暂且不提被周星驰撇清干系和合作导演郭子健承认的抄袭事件,仅说片中笑点含糊、过多重复自我、老桥段泛滥以及缺乏耐人寻味的韵味和细节,就足可窥见这部作品的草率。

  针对这部口碑亦有分歧的电影,有评论称这是周星驰的回归之作,搞笑、小人物、嘲讽、幽默、戏仿,几乎所有被粉丝津津乐道的关键词都在。无论如何这部寄生在经典《大话西游》之上的新作,在以上周星驰擅长的环节上,都称不上无懈可击。用台湾腔勉强说出赵本山式打岔台词的“空虚公子”,更像于创作上的周星驰本人化身,虚弱、不堪一击,但又要表面上营造伪美好的假象,用花钱临时雇来的老太太萦绕在周围制造气势,给那些无论是真正热爱周星驰的影迷,还是只想来到电影院看一部真正值得一看的电影的观众,都造成了不少难以吞咽的反感。

  周星驰一向善于把玩细节,在对孩子、少女、龙套的演员把握上也异常出众,无论是简单的戏剧表情,还是清新可人的样子,过往经典都让人记忆犹新。《西游》开场的小女孩,还有义愤填膺的盲从群众,嘲讽之时不失对美好的召唤,这些可看做周氏喜剧的招牌。但即便有非常应景的细节,也不应该被过分阐释,譬如将玄奘高高吊起解读成这是耶稣救世的寓意,倘若作为创作者周星驰果真这么构想情节的话,那真是犯了自视虚高的顽疾。

  猪刚鬣(猪八戒)帅气亮相客栈的一场戏,无疑是《西游》的重头,剧情反转和重口味调度,以及角色丰满吸引人,都在这个环节里展示了。可作为一部贺岁片和并未注明适合观影群体的电影,画面中充斥着触目惊心的“火烤全尸”和凛冽的血腥,就难免有是在用恐怖制造噱头来吸引人之嫌了。画面中的搞笑环节,虽然好笑,但却掉进了桥段反复咀嚼后转味寡淡的陷阱。师兄师妹的出场,肩负了出其不意的恶搞重任,可他们的表情和台词都太让人怀疑这是拼凑而来的,“容颜”是苍白的、桥段是勉强的,很想让你笑,但却很难从命。相比《少林足球》、《功夫》这些总能让人看到神来之笔的杰作,未免遗憾。

  只不过《西游·降魔篇》在当下之华语电影范围内,绝对算不上烂片,它只是无法承载周星驰这三个字本应该有的重量和质感。并非对周星驰寄予什么厚望,也非过高要求周氏喜剧要做出突破,而是这部作为抢夺了过十亿票房的作品,实在是经不起细节的推敲。周星驰以及《西游》的团队,对抄袭日本游戏《阿修罗之怒》的解释也缺乏诚意,推诿给特效公司这并不明智,因为导演才是作品质量的唯一负责人,一切都应该在你的掌控之中,如果有人赞美这部电影的3D和特效无与伦比,那是不是也可以说这个跟导演毫无关系,只是单纯的特效公司所为呢?

  并非要落井下石,对于我来说,刚看到网友贴出来的《阿修罗之怒》视频,先是惊讶,然后是痛心,周星驰作为华人导演里少数还让人有所期待的导演,怎么至于沦落到如此低级抄袭的地步了呢?脑残粉也没必要为此解释,这不是戏仿,也不是恶搞,更非借鉴,就是也“只能是”粗暴的抄袭。

  不是不能接受一位导演的重复和没有新意,甚至过于苛求创作者一味地要创新、颠覆自我、自我突破,也是一件很惘然的事。只是对于周星驰如此轻易地丢失了自己的优质感到意外,譬如严谨、苛刻地拍摄,以及新意和创意不断的细节,在这部电影中都不多见了。

  如果说周秀娜用“听话符”教舒淇跳舞一段还算非常好笑的话,到了黄渤教舒淇跳舞的一段笑场戏,NG片花被当成正片贸然出现,只能以草率作以解释了。舒淇再被调教、再卖力演出,也是硬邦邦地在模仿朱茵,她始终不会演戏。反而是无台词和少戏份的鱼怪和猪刚鬣,让人多少可以回忆起周氏喜剧的风骨。

  不管粉丝多么拥护周星驰,甚至为他的过失盲目而贸然作出的解释,都无法改变这是一部意念上不够成熟、剧本不够圆滑丰满、细节不够“周星驰”的作品本质。“听话符”、“铁血系统”这种周星驰电影中常见的好玩发明也不多,《西游》就是一个强行上马的项目,从最开始周星驰放弃导演让郭子健出任该片导演,也许就能看出作为监制的周星驰对剧本的不满意。据说后来周星驰索性自己变身导演,再到后来影片即将公映,周星驰的名字布满了海报的各个角落,从编剧、导演,到总制片人、监制等等,好像唯有如此,才能弥补粉丝心目中周星驰没有出演的缺憾。

  至于网络上因批评这部作品而引来的骂声,我也不觉得都是水军所为,生活中太多以周星驰影迷自居的人了,他们对于不同意见大多都是以一句“傻X”了事。随便在街上拉住一个人,澳门开奖现场直播结果,他怎么可能不喜欢周星驰电影呢。媚俗和不费力的代入感,是幽默之后我们喜欢周星驰的隐秘理由。喜欢周星驰从来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我喜欢的你竟然说不好,你就是傻X”的网络式霸道逻辑,在何时都是肤浅而狂躁的。所以,那么多对于周星驰的爱,甚至被说成“一生所爱”的爱,纵然都是掏心挖肝的真爱,也难以避免很大一部分属于大而无当的蒙昧和轻浮之爱。

  《西游·降魔篇》的开篇,降服鱼怪一场戏,无疑是精彩点也是争议之处。剧情跌宕,反转之处有充分的周星驰特质,降魔道士的搞笑,以及鱼精的顽强,还有中途不可缺少的肥瘦二人等龙套的搞笑出场,都深深地打上了周氏喜剧的烙印。可争议之处也堂而皇之,比如为了引出悍妇持刀入水的戏,竟然让鱼怪出人意料地吃掉女童,这在电影伦理里是不被允许的,儿童有天然的被保护权利。况且,这种桥段并非戏中必须出现的,而本片也非所谓的拥有大尺度的B级片。

  需承认,周星驰完美地把握了怀旧情绪,他恰当渲染了几代影迷并带领他们进行了一次集体怀旧,包括对经典歌曲的念念不忘,还有对那些情意绵绵的台词,都使普通观影进行了一次集体朝圣。周星驰的号召力令这部二流华语片成了奇迹,甚至是神话,它的品质不足以称之为高级,质量也不够上乘,但却通过“周星驰教派”的众信徒努力,使之成为了“天下第一”。《西游》里最出色的意念,是将经典人物孙悟空的魔性逼了出来,他狰狞的暴躁和血腥的杀戮,成了这部电影中不多的亮点之一,这既出乎意料,也成了画龙点睛的神来之笔。

  论及表演,这只猴子演得最好(扮演者葛行宇,也是舒淇身边五煞的扮演者),惟妙惟肖,如果没有那个奇怪的大猩猩跑出来捣乱的话,称得上是迄今最具魔性和兽性的孙悟空了。可惜的是,魔性大发的孙悟空并非广大贺岁档受众津津乐道的黄渤出演,否则又能成为黄渤神话的一桩证据。

  说了太多“风凉话”,但也并非无稽之谈,很多强硬之语不是要故意黑谁,而是出于对周星驰的喜爱。《西游》也不是不能看的烂片,反而如果想找乐子,在华语片整体水准拙劣的大环境下,这部倒是一部值得为之贡献票房的作品。周星驰也当然值得继续期待,不为怀旧或者曾经的经典,只为他尚且可以制造出可传播的趣味和欢乐。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抑郁的女性更易患乳腺癌_39健康网_女性